• <b id="ljmav"><tbody id="ljmav"></tbody></b>
    <cite id="ljmav"></cite>
  • <tt id="ljmav"><form id="ljmav"><delect id="ljmav"></delect></form></tt>
    <source id="ljmav"></source>
      > 正文

      今天是他的生日,我們的貝多芬!

      國家大劇院微信

      ??250年前的今天


      ??1770年12月17日,貝多芬在德國波恩受洗,他降生的日子很有可能就是受洗前一天的12月16日。

      ??中國人習慣于稱他為“樂圣”,這個在音樂領域至高無上的稱謂來源于弘一法師李叔同繪制的炭筆畫《樂圣比獨芬像》,這是中國人與貝多芬跨越時空的第一次見面,從那以后,我們也漸漸熟知了這個名字和他的音樂。

      ??在這250年間,“貝多芬”這三個字不僅成為了一個永恒的音樂主題,他的作品被無數人研究、演繹、解讀、評論;他坎坷多舛的人生故事、戰勝磨難的精神品質也在文學、美術等各類藝術作品中傳遞,并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人。


      ??250年后,在距離波恩近8000公里的北京,貝多芬的音樂依然沒有停息。在今年,全人類都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時,紀念貝多芬誕辰250周年也有了更深刻的意義。

      ??在這個不平凡的2020年,所幸我們有藝術相伴,所幸我們有貝多芬的音樂時刻陪伴、激勵著我們前進。相信您今年在國家大劇院,也留下了屬于自己的貝多芬足跡,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這些高光時刻您一定沒有錯過。

      ??春日伊始

      ??兩部貝多芬室內樂作品將我們的思緒萬千在音樂中化為平靜。

      ??在萬眾期盼中,在演出停擺數月后,音樂終于還是回到了我們身邊?!按禾煸诰€”系列音樂會的首場演出為觀眾奉獻了貝多芬的兩部作品,清雅明媚的降E 大調管樂六重奏 (Op. 71),和具有頑強生命張力的 C 小調弦樂四重奏 (Op. 18 No.4) 。貝多芬的這兩部作品創作于他人生的“春天”,充滿希望和生機。

      ??夏花初綻

      ??“貝一”、“貝六”帶我們重返音樂廳舞臺。

      ??在貝多芬9部交響曲中,當屬《第一交響曲》與《第六交響曲》最有欣欣向榮之意?!兜谝唤豁懬分醒笠缰鴮ι畹臒釔?,和肆意張揚的青春氣息。而《第六交響曲》描寫了貝多芬對鄉村生活的回憶,全篇音樂清新而美好,充滿了單純與樂觀的情緒,貝多芬似乎從斗爭走到了平靜,從悲慟走到了釋然。

      ??秋高氣爽

      ??“貝二”、“貝八”將古典主義的精氣神繼續傳遞。

      ▲2020年9月4/5日 音樂廳
      “華彩秋韻”之“古典精神”演出現場

      ??1802年至1812年是貝多芬創作的“黃金十年”,而這十年的開篇與尾聲正是《第二交響曲》和《第八交響曲》?!兜诙豁懬穭撟鲿r貝多芬雖然還處于“海利根施塔特遺囑”事件的陰影中,而他在這一時期寫就的音樂卻積極向上、樂觀明快;《第八交響曲》則探索了新古典主義風格,在后世看來具有跨越時代的意義。

      ??冬日暖陽

      ??在“鼓聲隆隆”中我們領略到《愛格蒙特》的一腔熱血。

      ??這是中文版貝多芬戲劇配樂《愛格蒙特》全本首次亮相京城。英雄是貝多芬作品中的永恒主題,貝多芬在歌德的同名戲劇中找到了自己對英雄這一終極理想的投射——獻出生命也要帶領人民走向勝利的愛格蒙特伯爵,英雄無悔,人民必勝。

      ??以上幾場演出只是我們向貝多芬致敬的一個側面,紀念貝多芬的腳步并沒有停下。

      ??國家大劇院建院十三周年
      ??交響合唱共賀盛事


      上:呂嘉、孔嘉寧
      下:周曉琳、夏侯金旭、牛莎莎、關致京

      ??在國家大劇院建院十三周年之際,國家大劇院音樂藝術總監呂嘉將攜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合唱團,與英國皇家音樂學院最年輕中國籍教授、鋼琴家傅聰關門弟子孔嘉寧及四位獨唱演員周曉琳、牛莎莎、夏侯金旭、關致京將聯袂呈現貝多芬兩部不朽巨作《合唱幻想曲》和《第九交響曲》,在12月22日國家大劇院建院十三周年“線上藝術節”演出中壓軸呈現,回望這座藝術殿堂十三年的非凡之路,以藝術為筆共譜華章、敘寫深情,感悟坎坷而滿含力量的2020年。

      ▲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

      ▲國家大劇院合唱團

      ??從《合唱幻想曲》到“歡樂頌”



      ??1808年12月22日,貝多芬舉行了長達4小時的音樂會,在尾聲處,貝多芬即興演奏了演出前剛寫完的《合唱幻想曲》的鋼琴部分。這段在彼時并沒有引起轟動的創作于15年后有了名垂史冊的互文。1824年,《第九交響曲》首演,這部巔峰之作和盛大恢弘的“歡樂頌”贏得了沸騰的掌聲,這一幕對于聽覺消亡的貝多芬來說是悄然靜默的,但卻在后世的藝術史中振聾發聵。

      ??貝多芬的“歡樂頌”情結由來已久,與其說是出于對文豪席勒及其作品的喜愛和推崇,不如說是源于啟蒙時期以歌德、席勒為代表的文人思想家對整個藝術界的深遠影響,這在貝多芬的《愛格蒙特》中也清晰可見。貝多芬早在青年時代就想為《歡樂頌》譜曲,并在1798年和1812年都曾為《歡樂頌》的音樂起過稿?!逗铣孟肭方栌昧怂麨榱硪晃弧翱耧j突進”詩人畢爾格詩歌《互愛》所作的藝術歌曲曲調,這一曲調與《第九交響曲》末樂章的“歡樂頌”一脈相承,貝多芬曾在信中說:“《第九交響曲》的終曲,是按照《合唱幻想曲》的格局寫的,但規模要宏大得多”。從藝術歌曲《互愛》、《合唱幻想曲》再到《第九交響曲》“歡樂頌”,這個旋律在貝多芬的腦海中孕育了整整三十年。

      ??本場音樂會集中呈現這兩部作品,讓觀眾得以更加全面地聆聽貝多芬的“歡樂頌”,它不僅是音樂史長河中的豐碑,是耳熟能詳的經典旋律,更凝聚著貝多芬在對席勒《歡樂頌》進行音樂重塑時所投射的崇高的美學意義:自由博愛,與席勒的偉大詩篇一樣,歌頌的快樂從友情的溫暖、愛情的美好,逐步轉化為全世界人們共通的歡樂。奏響這兩部心懷全人類高歌歡樂的經典不僅把中國樂界對貝多芬誕辰250周年的紀念推向高潮,更是為波折而充滿希望的2020年作結壓軸,正如呂嘉指揮所說,“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它超越音樂而成了有史以來有關自由博愛的最豪邁的演講。他借音樂表達的社會理想,至今仍在鼓舞我們勇往直前、探索未知,也讓世界不斷煥然致新、愈加美好?!?br />
       
      文案:陳暮寒、章凡
      圖片設計:李銘陸、趙振超
      777米奇四色米奇影院|2017年亚洲天天爽天天噜|卡通动漫第48页综合|2019最新中文字字幕-yy6080影院理论无码^&